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党史学习教育

【“壮丽一百年 奋进新时代”百姓宣讲】市人防办党组书记、主任 柯其宏讲党课---《致敬我的先烈们》

来源:宣教中心      时间:2021-06-30 15:30

致敬我的先烈们

市人防办党组书记、主任 柯其宏

  党史学习教育开始以后,我怀着崇敬的心情,又多次阅读了我妻子的舅舅程良越先生和舅妈谢小波女士2016年发表在《家国记忆》上的《我的外公们》这篇文章。文中追记了他们的外公朱中淦及其弟朱中淡、朱中淮、朱中洪以及大姑爷陈乾甲,作为当地最早一批接受革命思想的农民,于19264月加入中共阳新县朱容湾党支部后,以身家性命相许,义无反顾、前赴后继的革命经历。其中老大朱中淦担任金龙区第六乡(即大王殿乡)乡长;老二朱中淡任赤卫队中队长;老三朱中淮任赤卫队大队长,之后任由吴致民领导的鄂东南特委机关警卫连连长;老五朱中洪(与早年夭折的老四为双胞胎兄弟)在四兄弟中读书最多,不仅能写一手漂亮字,而且长得一表人才,任鄂东南特委少共委书记。受到哥哥们的影响,家中的两位女性朱顺、朱闷芝也加入了妇女会。

  192912,大姑爷陈乾甲在参加大冶兵暴的战斗中光荣牺牲。

  1930年腊月29日,老二朱中淡接受任务前往韦源口,路过太子庙时,被人告发,就义于太子庙,年仅27岁。行刑前,“铲共团”的刽子手让其下跪,朱中淡昂然反问:“我为什么给你们下跪?”刽子手被他毫无惧色、正气凛然的神态激怒,喊道:我让你不跪!一刀砍断他的腿,又残忍地砍下他的头颅,悬挂于电线杆上示众;甚至开膛破肚挖出他的心肝,切碎炒熟下酒,还说“这个共匪的命真苦呀,他的肝是苦的。”

  19319月,老大朱中淦、老五朱中洪被作为“豪绅、富农、反革命”的“改组派”、“AB团”处决了。被杀害时,一位31岁,一位20岁。直到1986年,家人们终于从阳新县人民政府《关于恢复柯召欣、王贤金等九百九十人“革命工作人员”荣誉的批复》里,找到了他们兄弟两人的名字,可以告慰英灵了。

  至此,朱家先后牺牲了4人,只剩下加入正规红军的老三朱中淮。老三朱中淮在老大、老二、老五被害后,跟随鄂东南特委转战各地,先后参加了第二、三、四、五次反“围剿”斗争。193523日,鄂东南道委机关遇袭,吴致民当场牺牲,朱中淮和另外几位没能突围的同志一起被捕。被捕后,朱中淮坚称自己是个伙夫,被严刑拷问后,大病一场,关押在江西修水集中营感化院改造,始终没有叛变,1936年秋被释放押解还乡,捡回一条命,哪怕由此又成为被怀疑的“历史不清者”,甚至连累了子孙们参加工作、入党、提干,也不曾怨天尤人、后悔选择,只是默默承受。

  随着大革命失败,朱家开始遭受灭顶之灾。老父亲为了躲避国民党的捕杀,隐名改姓,逃匿于通山山区,东躲西藏,靠打短工、编草鞋求生。他们的妻子一个个被当作“匪妇”卖往他乡。朱中淦两个女儿在“躲(跑)反”中走失一个。

  家里人杀的杀、逃的逃、卖的卖、丢的丢,值点钱、能搬动拿走的都被劫掠一空。眼睛哭瞎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孙女朱娥,惊恐地面对一拨又一拨兵痞的抢掠,有一天到阁楼上抱柴火时,一脚踏空,摔坏脊骨,成了又瞎又驼的残疾老人。  

  在朱家最困难的至暗时刻,老五朱中洪未过门的妻子毅然搬回朱家。老五朱中洪被当作“改组派AB团”杀害时,还没有成婚,但她还是被当作“匪妇”卖到外村。幸运的是她被卖给一位名叫程良华的本份善良人家。在朱家风雨飘摇之际,这位善良的女人和她的丈夫一起,顶着“通匪”的压力,毅然搬到朱家,照顾老人和小孩,一直到老三朱中淮从江西国民党集中营释放回来才搬离。与此同时,外嫁的朱顺、朱闷芝也是朱家的重要支柱,时常回到娘家帮忙照料。特别是朱顺在丈夫陈乾甲牺牲后,从妇女会干部归耕田亩,独力抚养儿子成人。

  老大朱中淦的女儿朱娥(程良越的母亲、我妻子的外婆)出生于1927年,幼年是在历史的惊涛骇浪和家族一幕幕死别生离中度过的,后来又被送往她自己的外婆家抚养,尔后又被卖作童养媳,直到老三朱中淮释放回家后才被接回朱容湾。解放后她迸发出强大的热情,拥抱新社会,是积极能干的劳动者,担任过大队妇女主任,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。同时生活中的她又以正直善良、宽厚温和而受人敬重,以乐观积极的态度给周边的人带来正能量,经常调理妯娌是非,化解邻里矛盾。在家中,她是慈爱又自律的母亲,十几个子孙的生日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子孙们每次从异地回来,车到村口,隔着水塘,远远便可看见她端了小凳子坐在门前眺望等待。那是一个很温暖的画面。她虽然没上过学、读过书,却是那种内心有光明和智慧的人,能看透世事人心,但又抱持理解宽容。也只有像她那样经历了的离乱动荡、血雨腥风、家破人亡,才能有这样一个坚韧光明的内心!从她的身上,仿佛可以穿越岁月,看到先辈们的长相外貌、精神面貌,传承了先辈们的英勇无畏、乐观豁达。这也是先辈们留给我们后辈子孙最宝贵的红色基因和精神财富。他们是真正的共产党员,付出了绝对的忠诚,做到了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”,无愧于这个光荣而崇高的称号。如果他们泉下有知,看到今天的中国,在他们加入后抛头颅、洒热血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从站起来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的光辉景象时,应该感到欣慰、可以安息了。

  2019916日至18日,习近平在河南考察时指出:“红军后代、革命烈士家属传承革命精神有说服力和感染力,要把先辈们的英雄故事讲给大家听,讲给年青一代听,激励人们坚定不移跟党走,为实现美好生活而奋斗。”当前正在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,就是要教育引导全党大力发扬红色传统,传承红色基因,赓续共产党人精神血脉,始终保持革命者的大无畏奋斗精神,鼓起迈进新征程、奋进新时代的精气神。对先辈们的选择与追求,我们应该也必须了解、传承。每次读起、想起、说起先辈们这段悲壮的红色历史,我的心灵就受到一次撞击、一次震撼、一次洗礼,崇敬之情油然而生,在隆重庆祝建党一百周年的神圣时刻,谨用此诗向先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。


率先觉醒许家身,英烈满门主义真。

流血坐牢无畏惧,牺牲就义有雄魂。

离妻散子经磨难,忘死遗生写赤诚。

红色基因融骨脉,永怀先辈记初心。


2021630



6